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法治 >

河南省豫中监狱脱缰的公权力

发布时间:2021-03-22 15:01   来源:未知    作者:茉莉

2月27日,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动员部署会议在京召开,按照《中共中央关于开展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的意见》要求,对开展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进行动员部署。1个多月前,习书记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强调,对政法系统腐败严惩不贷。然而河南省豫中监狱的系统性腐败问题却愈演愈烈。

2019年1月11日,位于郑州市郑东新区的宁馨苑小区业委会对本小区的物业服务项目公开对外招标,宁馨苑小区为河南省豫中监狱家属院,河南东鼎物业服务有限公司作为中标企业,两年来真正见识了豫中监狱作为司法部门的各种腐败手段和公权力如脱缰野马的事实具体如下:

1、宁馨苑小区物业服务项目招标并不是全体业主的真实意思表示,而是与宁馨苑业委会无关的豫中监狱领导狱长指派行保科长实施的招标,招标前未召开全体业主大会也未经全体业主投票通过,刘狱长就擅自代替宁馨苑业委会做出了招标决定,请问监狱长你为什么要代替名存实亡的业委会做重大决定?

2、宁馨苑业委会自上任豫中监狱长退休后就名存实亡,没有主任没有成员,只留一枚公章,业委会公章应由业委会主要成员保管,而宁馨苑小区业委会公章则被豫中监狱工会副主席张立品保管,张立品本人既不是业委会主任、副主任也不是业委会成员,为什么要保管着宁馨苑业委会公章?

3、宁馨苑业委会对小区物业服务项目招标后,根据河南东鼎物业有限公司收到的《中标通知》,宁馨苑业委会应在一个月内与中标企业签订正式合同,而豫中监狱工会副主席却“代表”宁馨苑业委会拒签合同,请问张立品副主席你为什么要代替宁馨苑业委会做决定?

4、东鼎物业在宁馨苑小区实际服务期间,豫中监狱张立品副主席多次以宁馨苑业委会名义给东鼎物业发《告知函》,强制东鼎物业撤离,请问张副主席你盖章的《告知函》经过全体业主大会表决通过了吗?

5、东鼎物业入场后,前任物业拉下的水、电余量等乱七八糟的费用亏空,与东鼎物业无关,为什么豫中监狱非要东鼎物业先垫付这一部分费用?同时承诺如果跟前任物业要不回来这笔费用,豫中监狱承担还款责任,后又矢口否认,请问刘卫民狱长,你让东鼎物业垫付费用时是否就已经打算好坑东鼎物业了?

6、东鼎物业入场后,期间多次被豫中监狱职工打砸办公室、贴威胁字条、殴打物业员工、霸占保安岗,刻意停物业办公室用电长达半年多,导致东鼎物业无法正常办公,多次向豫中监狱行保科长罗荣庆和刘卫民狱长反映均置之不理,选择报警,又因为豫中监狱也是警察,豫中监狱多次给辖区派出所施压让拘留东鼎物业公司被打未还手的受害人,辖区派出所也多次无奈的跟我们表示他们也是迫于压力不得不配合豫中监狱,请问豫中监狱国家赋予你们的执法权这样滥用合适吗?

7、为了达到撵走东鼎物业的目的,豫中监狱不惜利用权利叫来了办事处、派出所、消防、执法局等部门联合执法,找理由找借口处罚东鼎物业,甚至带着办事处、派出所民警驱离东鼎物业保安,这些部门也都向东鼎物业表示过不得不去配合执法的无奈,请问豫中监狱相关负责人,这些执法部门是你家开的呀?也奉劝这些执法部门要有坚定的政治立场,明确什么可以配合,什么不能配合!

8、豫中监狱刘狱长向东鼎物业提出:借用东鼎物业的资质,实际由豫中监狱组织人员对宁馨苑小区的物业进行经营,请问刘狱长,豫中监狱借用企业资质做生意,盈利部分是给刘狱长或者监狱哪些领导个人还是作为豫中监狱的创收上缴财政?

9、豫中监狱行保科长罗荣庆和工会副主席张立品二人命令豫中监狱保安禁止东鼎物业的人员和车辆进入,请问你二人豫中监狱保安非宁馨苑小区保安,什么时候豫中监狱保安的业务延伸到当小区保安了?

10、自2021年元旦起,豫中监狱工会副主席张立品和行保科长罗荣庆筹备成立以郑妞为首的临时管理委员会,带着保安和保洁上岗,一杆所谓的临时管理委员会成员工资均由豫中监狱承担,罗荣庆负责发放,请问豫中监狱主要负责人,家属院早已与单位脱离的情况下,临时管理委员会成员的工资是用豫中监狱哪项资金支付的?

11、多次向豫中监狱刘卫民狱长反映豫中监狱不签合同,插手企业经营等情况,刘狱长承认豫中监狱招标引进了东鼎物业,但对于不签合同、张立品罗荣庆等人长期乱用职权打压、报复、威胁东鼎的事情前期不知道,后来都知道,但他对于这个事情无能为力,已向单位多次提出辞职,请问刘狱长你这样坑了企业后打算辞职逃离的行为可以认为是不作为吗?

12、2021年3月,豫中监狱狱政管理科副科长温义谦家属王慧清因自己在宁馨苑小区内租房开宾馆,就强行将宁馨苑小区南门关闭,达到阻止其他宾馆经营的目的,为此辖区派出所在压力下将仅有推搡行为的其他宾馆负责人拘押在派出所三天,派出所有人告诉被拘押者是有人给他们施加压力,他们也没办法,请问拘押理由是什么?在派出所拘押超过24小时属于非法羁押吗?

13、日前宁馨苑业委会已在小区内张贴通知自3月起临时管理委员会聘请相关的专业物业服务人员为广大业主服务并收取物业费,收费标准竟然与东鼎物业2019年中标的收费标准完全一致,请问那些代表宁馨苑业委会的一群人你们收物业费和收费标准有召开全体业主大会吗?有经过全体业主投票表决吗?收费依据是什么?你们聘请的专业物业服务人员是哪些?

14、2020年豫中监狱工会副主席张立品强行给宁馨苑小区更换监控室防盗门,防盗窗,不移交监控室钥匙,并声称这是监狱花钱换的,怎么可能移交给物业。请问张副主席,监狱使用的哪项资金为小区更换的防盗门、防盗窗?小区监控是物业服务中的其中一项,关乎到全小区的安全,你一句不移交就让整个小区的监控成为摆设,张副主席有权就可以这样任性吗?

15、据内幕消息,豫中监狱犯人每天食用的菜品每月高达上百万费用,配送菜品的公司由刘卫民狱长指定,刘卫民狱长对外的说法是上边有领导打招呼了让这家公司干的,监狱里的改造项目和维修项目每次招标都是同一个老板的企业中标,刘狱长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这是为什么吗?

16、东鼎入场后不久,工会副主席张立品和亚豪电器的副总经理王志恒(豫中监狱正式干警)二人找到东鼎物业负责人,转述了领导(暗指刘狱长)的意思是:让郑妞到东鼎物业当项目经理,一个月给5000元工资,请问张立品、王志恒二人,你们转述的是刘狱长的意思吗?你们作为豫中监狱领导和干警为什么要插手和干涉企业的正常经营?目的何在?

17、针对豫中监狱的各种问题,我们多次向司法厅和省监狱管理局反映,省监狱管理局信访室收到举报材料后将材料移交给被举报人进行查处,我们提出自己查自己能查出问题吗?信访室负责人就咆哮说不用教他们怎么工作!信访室如此包庇豫中监狱真的合适吗?

以上问题只是东鼎物业遭遇司法腐败、权利滥用的冰山一角,刘卫民作为豫中监狱的狱长,不但不约束单位职工遵纪守法,反而指使、纵容、默认一干下属利用国家赋予的权利对一个私企打压、打击和坑害,刘狱长还将自己标榜成一个不爱管闲事的领导,实则刘狱长是真“忙”,一边忙着上边领导打招呼的企业要给监狱送菜品、承接项目,一边还忙着指使监狱那帮腐败分子撵走东鼎物业,同时还要在东鼎面前扮成一个不管事,管不了下属的无能领导,刘狱长你真是一个好演员,天天这样演不累吗?

 

上一篇:山东费县探沂镇:乡镇修路涉嫌违规占地,土地主管部门为何沉默
下一篇:内蒙包头乱扣黑帽子——扫黑除恶不是什么都能装的“筐”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